列印

鬥嘴真的好重要

作者 alinggo on .

14440850475 370c3b6d92 z一上車,姐姐分享了一則寫考卷的心情,話還沒說完,姐弟兩人就開始鬥嘴。

姐:「今天閩南語考改錯好難喔,不只要挑出閩南語的錯字,還要填上正確的閩南語字。」

弟:「一點也不難。」

姐:「很難。」

弟:「不難。」

姐:「那我拿考卷回家給你寫。」

弟:「我才三年級,又不是五年級。」

姐:「那你還說不難?」

弟:「我寫過這種,這種不難。」

姐:「那你來寫我的啊!」

弟:「我才三年級,怎麼寫五年級的考卷!」聽到這裡,當媽的真為姊姊捏了一把冷汗。弟弟這小子平常在學校當含羞草,做事時常三思而行(外號蝸牛),私下對待姊姊卻總是理直氣壯,不假思索(土霸王)。另一方面,這個姊姊原本只是想說說自己的心情,卻沒想到會遇到一個完全不對頭的冤家。兩個人說話的時候,情緒直線向上攀升。這話題會怎麼繼續走下去呢?媽媽屏息以待。

姐:「那,等你五年級,我把這些題目拿給你寫,這樣可以了吧?」弟弟絲毫不解風情,不僅不懂得安慰人,還盛氣襲人地回道:

「可以啊!」

才上車不到兩分鐘,開車的媽就聆聽了一場「現場廣播劇」。這回,兩姐弟在劍拔駑張之際,姊姊找到一種看起來對自己不太有利的辦法,這之後,他們真的可以滿意嗎?紅燈了,把車停在斑馬線前的媽媽由感而發地說:

「鬥嘴真的好重要。可以學抑揚頓挫、思考跟辯論,還可以在鬥嘴過程,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上了一整天的課,兩人各累積了不同的心情,上車時原想各自表述一番,兩人都沒有多大惡意,只是,在狹小的四人座空間裡頭,難免短兵相接。說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以後,媽媽彷彿聽見後座姊姊沈重呼吸的鼻息。有一點想安慰姊姊的意思,媽媽對弟弟說:

「弟弟啊,你才小學三年級,就預言小學五年級會寫這種題型,這樣很扯捏。」

弟弟語調激揚,氣到最高點地說:「我、就、是、會、寫!」

火山在車頂爆出岩漿。

平時媽媽帶成人劇場時,一般成人很不容易才能讓情緒在短時間內爆發,但小孩說變就變,專注參與且全心投入。兩小子可以在有限的時間內,讓情緒高漲到頂點,實在是厲害啊厲害。所以說,觀察與體會鬥嘴與生氣的過程實在好重要。

綠燈亮了,當媽的一個回神,發現兩小孩居然已經轉移話題,開始討論車上這兩包不同口味的餅乾要怎麼吃。是要兩個人分吃兩種餅乾,等會交換口味呢?還是要先合吃一種餅乾,再合吃另一種餅乾。從地獄到天堂,他們總有比搭高鐵還快速的管道。該怎麼說呢?小孩要當魔鬼的時候,道行高深,當媽再怎麼惡魔,也往往追趕不及;小孩要當天使的時候,他們能善解福田,智慧兼具,當媽的就是神人,也只有甘拜下風的份。

圖:在澎湖的家,已經是前年(2014.6)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