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子曰:我爸爸

作者 alinggo on .

 電腦螢幕前,我拿起昨晚牧(9y3m)畫的那幅「我爸爸」,很有立體派味道。他在作品旁落款一行簡單的字詞,短短的,卻有小詩的味道:

「稻子、小屋、爸爸、電腦、下雨、辛苦」。

我順勢慫恿他完成昨晚因身體不適而無法完成的文字作品。果然,放肆休息後的牧稍有點寫字的興致,他頗快速地完成了極短篇。內容非常簡單:

「我想對爸爸說謝謝,因為他送我一台遙控飛機。」

看著稿紙如此寬闊,留白手法用得如此大方,我半討好半期待地笑問牧:「再寫一段吧,多寫點爸爸的模樣嘛。」這回,牧乾脆地補了一大段:

我有一個爸爸,他有很多功能。在農地上彎腰工作的農夫,在電腦前盯著螢幕的編輯,在咖啡杯前泡咖啡的人,在廚房裡煮早餐的廚師......我可以用一個詞形容爸爸,就是『好好』。」這段補得精彩,但實在不清楚什麼叫「好好」。

「什麼叫做『好好』?」我問。

「『好好』就是『好好』啊!有這個爸爸好好啊。」語調頗不以為然,是在睥睨讀者的無知。

「那就寫上去呀。」聽完我的說法,他百般不情願,勉強地加上註解。

接著,我又對他下的「功能」一詞有不同意見,便對牧說:

「這叫『面向』,哪裡是『功能』呢?」

牧的臉頓時像老式鐵門被用力往下拉扯,瞬時間,哐啷啷地嘶聲震人心房:

「這是我的文章,還是你的文章?」他沒好氣地說:「我說是『功能』,就是『功能』啊!」

好兇的兒子。亦母亦師亦友式地循循善誘,何其高段,難怪古人要說易子而教。撕破臉與成全兩條路,我選擇後者。功能就功能吧。這篇「我爸爸」,左看右看,算是有頭有尾有中間。能堅持己見,也未嘗不是好事一樁,尤其他老爸看了可能要偷笑的。

我爸爸,2016.3.31,牧,三年級

我有一個爸爸,他有很多功能。在農地上彎腰工作的農夫,在電腦前盯著螢幕的編輯,在咖啡杯前泡咖啡的人,在廚房裡煮早餐的廚師,在跑道上衝刺的跑者,在田裡吹薩克斯風的演奏家。

我可以用一個詞形容爸爸,就是「好好」——有這個爸爸好好。

我想對爸爸說謝謝,因為他送我一台遙控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