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先「學習受挫折」,然後「從挫折中學習」

作者 alinggo on .

alinggo的怪怪課搭配文台的圍棋課是我自己的一個小小理想。
人數不能多,也是我們的一個小小理想。我想談談這兩堂課組成的由來。

左右腦交互刺激
alinggo的課程雖有思考與創作的激發,但我覺得目前還是偏向創造性的。如果有些不同的邏輯性的刺激,那麼可能也很有意思。因此,2001年時,我離開醫院的工作,開始在美崙租用陳老師那棟教室時,便開始基於「左右腦交互刺激更過癮」的理念,組成了兩種課程的搭配,至今花蓮有不少段位高手(如今約國三到大三了呢),是從那時候開始學出興趣的。

明知會碰上挫折的狀況,還願意繼續學習,這就夠了

真正想學圍棋且有心學到上段、成為選手的地步,我們會推薦家長送到每周多次上課的棋社去學。每周一堂是不足夠的。在周日的課搭配圍棋課,除了思考邏輯的訓練外,最重要的目的並不是要「教圍棋」。對我們來說,最期待的教學目的之一是,我們希望「透過圍棋課,讓孩子學習面對挫折、學習不要害怕挫折」。這句話說起來很簡單,要做起來真的難如登天呢。孩子當然會害怕受挫,別說孩子,哪個大人不怕受挫呢?但是,如果我們的孩子在明知會碰上挫折的狀況,還願意繼續學習,我想,這就夠了。

輸兩盤,贏一盤
還記得我們總是願意在適合的時間,帶大人基本的圍棋觀念嗎?因為,我們希望家長在家可以幫幫忙,做到「輸兩盤、贏一盤」。當然,如果時間足夠的話,也可以輸五盤,贏一盤。
希望大人願意讓孩子在安全的狀況下,從「學習受挫折」開始,先學習受挫折,慢慢地,變成「從挫折中學習」。

先「學習受挫折」,然後「從挫折中學習」

最近圍棋的進度走到了孩子學圍棋的第一個大瓶頸。叫做「真眼假眼」。這是暑假前的進度。覺得很難,是正常的狀況,孩子的棋力多數會在這裡有所停留。原因很簡單,學到「真眼假眼」,在邏輯上變得比較艱難、不容易很快突破。這裡有深一點的道理,必須大人耐心陪伴孩子渡過。但只要度過了,孩子就開始可以慢慢走到「全局觀」了。有了全局觀點,孩子將慢慢可以體會更多的棋理。下圍棋的樂趣,到了那個景觀,就會非常好玩了。但有的孩子會在這個過程,覺得恐懼。

當孩子不想受挫了,大人怎麼做?
好了,也到這裡,有的家長可能要問,那麼,當孩子不想受挫了,大人怎麼做?
在台灣,有些圍棋教室,會使用電動玩具來吸引小孩。但我們從過去到未來都不想這麼做。我們會做的是帶入一些思考的玩具、訓練耐性與專心的玩具。(這就是我買一些有趣、意智玩具的原因。)
今天有兩個孩子跟我非常細膩地說起昨天晚上他們心裡在思考要不要上圍棋這件事情。也有一個孩子說,她最想上的是圍棋課。對於這個問題或這些對話,我想說的是:無論是哪一種課程,孩子需要的是在愛裡受到滋養。如果孩子在課程中感到受挫了,我們需要的或許不是直接的解決、直接的進行保護政策。或許,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愛。用愛去聽他的經驗,她的感受。他的恐懼。他的成就。

曾有一個我的學生說,你知道Alinggo的課為什麼那麼好玩嗎?這個小三的孩子說,「因為,創作的感覺,實在是太快樂了。」但我想說的是,其實課可能不是「好玩」,很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孩子在創造挫折並克服難題之後,得到了很大的滿足。這是我的課比圍棋課容易的地方(對我來說啦)。

圍棋課在棋理專業的部分,要講到讓孩子懂,會比較難。每個孩子的思考進度更不相同,面對挫折的次數與經驗,是更具體鮮明的。我把圍棋課帶入裡拜天的課,是想觀察小孩子的思考、情緒(以後有全局觀之後,孩子的情緒課程就更豐富了,有人為了贏可能會作弊,有人會耍小人,過程中還有許多「道理」,比如:因小失大、君子有不忍人之心、不弒殺人者能一之、三思而行,等等。這過程會非常有意思。但要經過好多個瓶頸,才能走到這裡呢。屆時,兩種課就融合唯一了。呵呵。)
往後如果有機會發展更多的觀察與討論,再跟大家分享吧。

據說下周圍棋課豬八戒會加入了,是個驚喜。我們就來看看孩子的反應吧。

我就是這樣,一寫下來沒完沒了。一副還有很多話想說似的。

中秋節快樂。花蓮人也太愛烤肉了……
alinggo  2011/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