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預演

作者 alinggo on .


昨晚牧超過九點才睡著。今晨他依然睡到自然醒。醒來走樓梯到一半時,照例故意吸吸鼻子,要樓下的人注意到他。

「牧!你起床啦!」媽媽很認真的「驚訝起來」。

「嗯。」一邊下樓梯,一邊皮笑肉不笑地點點頭,媽今天還在家呢,牧忍不住黏向媽媽。

牧要求:「早安抱抱!」說完,兩個人就認認真真地「早安抱抱」起來。
先是牧親親媽媽的臉頰、額頭、鼻子...親了個痛快過癮之後,他滿足地退身下來,離開媽媽,轉向早餐桌子。

今天的早餐真豐富。有爸爸精心切好的木瓜一盤、爸爸親手製作的黃澄色南瓜松子蜂蜜麵包、褐色外加白點點高粱黑麥黑糖麵包,以及香濃翠綠的抹茶紅豆楓漿麵包數片,當然,還有最近開始愛上的杏仁茶加上「寶寶飯」(八種燕麥粥的膩稱)一杯。牧一邊吃,一邊像蝴蝶一樣,一會兒開心地自己跟自己下象棋、一會兒聽聽音樂,有時也換MP3的故事聽。

媽媽在一旁看書寫字,喝飲料。牧起得晚,飯也吃得慢。沒辦法再陪了,媽媽該去上班了。背起背包,媽媽對牧輕聲地說:
「快九點了,快點吃完吧!」

一聽到「九點」這兩個字,牧放下早餐、象棋與故事書,天地變色,他縱情大哭。是委屈的嚎啕:
「不要!不要啦!不要九點啦!我八點以前就要到學校啦...。」

這...這...怎麼會這樣?距離八點,都快過一個小時啦。

牧哭成淚人兒,「陳老師有說...」找媽媽抱的時候一邊說一邊抽搐不止,「...八點以前要到學校...。」
媽媽很想說點安慰的話:「幸好今天不是運動會,明天才是啊。」
牧生氣地回答:「八點以前到,才能預演!哇...」

牧認認真真的哭了好幾分鐘。無法回神。無法釋懷。而且他想到新的理由是:「你們為什麼沒叫我起床?」

睡覺有時,起床有時。平時家裡每個人起床都有自己的時間。牧自然也擁有自己的起床時間。但是為了這一個小時,他怪天怪地的。媽媽這時才想起姊姊一早快樂上學去恐怕也是帶著要預演的心情吧。哪知道小學的運動會,跟幼兒園大班也有關係啊?預演真偉大,可以讓牧這麼全然地用心哭泣,恨不得要哭回這逝去的一個小時。惹得媽媽也開始用心想了想,究竟剛剛這一個小時是怎麼過的?八點真的已經過去了嗎?過去的時間,為什麼喚不回來?都這麼用力哭了,怎麼也是沒有用。

這回,媽媽自己的上班時間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比較重要的是,要儘快趕,看能不能把牧牧從九點送回八點該預演的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