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狡辯

作者 alinggo on .

狡辯 20091031

兩把尺,借給兩個孩子玩黏土當刀子。
蹦!
「媽媽,弟弟把尺弄斷了。」小咕子說。
「不是啦!不是!是變成兩半!」小牧牧說,完全沒覺得有什麼對錯。
我覺得很好笑。沒有責罵,也沒有處罰。只是覺得這個孩子真的很會狡辯耶。可是也很有道理啊。我說:
「小牧牧,那你要跟我說什麼?」
「對不起。」
他居然知道說對不起呢。
此時,愛護弟弟的小咕子說:
「媽媽,你原諒他,好不好?」

「好。」
我收起小咕子手上的長尺,並將「變成兩半的尺」一人 發給一支,遊戲繼續玩。

列印

蓋棉被

作者 alinggo on .

20091101

從當寶寶就不愛睡覺的小咕子,最近將玩具一個個蓋棉被,讓他們睡覺。不僅如此,他還分配了弟弟的玩具也一起睡覺。

「來,我的女兒,跟你的男兒,一起來睡覺吧。」她對弟弟這麼說。弟弟很樂意配合,因此家裡的地上多處都是鋪著小床。

列印

two fathers

作者 alinggo on .

 

 
  走進我研究室,看到我放在地上準備回收掉的、壞掉的折疊檯燈架,兩個孩子居然「修理」起來。他們將檯燈架整個地拉開成一直線,同他們的個子一般高,原來,折疊台燈變成了他們的伸縮「麥克風」。接著,他們架勢熟練,一人一句,默契十足地輪唱著不成調的「Two fathers」。
  

Two fathers

    暑假期間為了準備婚姻與家庭的教材,蒐集了這首歌。我非常喜歡Terence演唱時的神情,因此嘗試與兩個孩子分享,一個兩歲半,一個四歲三個月的孩子,聽到Terence唱的Two fathers會有什麼感覺呢?沒想到,他們跟我一樣,聽一遍就愛上了。他們因此學會怎麼按下You Tube的按鈕,聽了不下數十遍。有一夜,他們像染上唱歌的癮一樣,一定要學Terence拿著麥克風,唱到「他們覺得我很奇怪,我聳聳肩說,那又怎樣,我是他們的兒子!」時,他們一定跟著螢幕裡的Terence一起聳肩,大笑。
 

 

幼兒性別教育?

    我教性別教育,尤其覺得同志議題是重要的課程之一。因此,我對幼兒對同志議題的想法很感興趣。有一天,我指著螢幕上的十二歲小哥哥(小歌手),對小咕子說(四歲四個月):「這首歌是,他有兩個爸爸。」

    小咕子一聽,顯出驚訝的樣子。對我說:

    「為什麼?」

    「對啊,他有兩個爸爸。這首歌是這樣說的。」

    「那他媽媽呢?」

    「他媽媽生他啊,然後一歲的時候,媽媽把他送給他爸爸。」小咕子很專注地聆聽,又問:

「後來呢?」

「後來,他的爸爸就再取一個新爸爸啊。所以總共兩個爸爸。」我若無其事地說然後,一邊觀察小咕子的反應。未料,小咕子眉頭一皺,緊迫盯人地眼神,問:

「壞嗎?」她的眼中蒙上一層同情的陰鬱,畢竟是眼前活生生的小哥哥,不是童書裡的人兒,她讀的童書裡頭,有許多壞後母,這使得她尖著嗓子急躁起來,說:「快說啊,他壞嗎?」

「不會啊!兩個爸爸都是好爸爸。他是這樣唱的喔。」

小咕子頓時眉開眼笑,說:

「那他也有兩個阿公,跟兩個阿媽。跟我一樣!」然後,抓著麥克風,小咕子跟著You Tube嗯嗯啊啊唱著別人聽不懂的荷蘭曲調:Two Fathers

   

 

列印

游泳時間

作者 alinggo on .

 
博班終於畢業了。於是我實踐了心中預約的諾言,陪伴孩子一整個暑假,盡可能地。
 
 
首先,大洗澡盆被我搬到二樓陽台,每逢夏日豔陽西照,就是兩個孩子快活的「游泳時間」。
游了兩、三個月的泳,怎麼玩怎麼不膩。我則力求變化,把孩子們的玩具一個個派上用場,
(也就是一一被我丟進池裡,變化他們的游泳時光)。
 
我想,我確實喜歡不具體的玩具,大樹的果實、漂流木、自製的面具、手工樂器,紙箱、
棉被、鹽巴(短期間,可以當沙子玩),以及非技術性的繪圖遊戲。
當然,我很喜歡許多朋友贈送的新、舊玩具,每種玩具都使兩個孩子玩得不亦樂乎。
  
列印

21天曼陀羅之約

作者 alinggo on .

晨起,坐在床上開始畫一個曼陀羅。

本來牧微微一如往昔,迷濛中清醒第一件事,辨識找媽媽要ㄋㄟㄋㄟ喝,
但今天他居然看見母親拖著蠟筆、白紙,端坐在床上畫畫。
好奇使他安靜下來。
 
「你在畫畫嗎?」他說。
然後,看著我完成了一個曼陀羅。
 
一件事若能連續維持二十一天,他就會變成一個習慣。
這句話準不準呢?
 
於是,我預約一個21天的曼陀羅。
每天早起,不一定有外在的音樂,用夢、用心裡那首歌,也可以完成一天的第一幅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