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一次到位

作者 alinggo on .

小咕子聲音洪亮,有時滔滔不絕於耳的活力,實在驚人。尤其遇到不滿意的事情時突然的驚聲尖叫,雖令人不敢恭維,卻只願恭候差遣,不想稍有違背。
 
今日清晨,她跟弟弟不高興,不知怎地又再度洪亮地大叫失聲,媽媽跟爸爸兩人正在刷牙,兩人平心靜氣地對小咕子的尖叫聲加以評論。
 
媽媽的評語是:「小姑子的尖叫都不需要『暖聲』,而且『一次到位』。」
爸爸的評語是:「每次的叫聲『音準』都沒跑掉。」
列印

什麼用意

作者 alinggo on .

 
過年前,一個大學生像是鼓起勇氣似地問了一個好問題。
「老師,請問妳把小咕子打扮成女生的樣子,有什麼用意?」
 
@#$%︿&*把女生打扮成女生,不....不需要什麼用意的啦。
 
 
事隔一天,另一位大學生又問了個好問題:
「老師,請問妳家鋼琴上面放歐巴馬的相片,有什麼用意?」
 
!$%︿&*,是爵士樂手Bud Powell,不...不是歐巴馬啦。
 
列印

浪漫樂觀與輪狀病毒

作者 alinggo on .

浪漫樂觀與輪狀病毒

20081230

昨天,從托兒所直接到門諾醫院看小牧牧。小咕子因不想見到房外的耶穌立體雕像,她既不想上學也不想回家,總之就是寸步不想離開了。爸爸剛接他到醫院時,我想起之前一天,她曾有輕瀉與嘔吐的症狀,我深怕是最近流行的輪狀病毒,因此一見到她,便問剛放學的她:

「今天在學校有沒有吐?」。

她以天真無知的眼神,外加手舞足蹈的淘氣,回答道:

「有啊!」語氣裡,一點沒有上吐下瀉過的生病訊息。

為了再次確定,我試探式地又問:

「那有拉肚子嗎?」

只見她快樂地回答道:

「有啊!」,還回以嫣然一笑。

這使我怎麼都弄不清楚,它肚子裡疑似輪狀病毒到底還有沒有繼續發作。

晚上,他睡在陪病床上,睡到半夜,翻了個身,說:「我要找爸爸!」通常睡一半這麼說就是他不舒服了,我才剛警覺到恐怕她是要吐了,不到一秒,她已抬起頭,精準地在將頭彎向牆角吐了一地。(衣服都沒吐到)吐完後,她如夢初醒,站起來跑到我身邊指著遠方吐了一地的穢物,說:

「媽,椅子那邊都是壞壞的東西,我不想睡那裡。我要找爸爸!」半夜三更,嘹亮的聲音迴盪在病房裡,使我難以招架。但我得生出辦法來。此時,說什麼也沒辦法帶小咕子去找爸爸。於是,連哄帶騙地,我將兩張有靠背的方形椅子相對靠住,將棉被在椅面上鋪成小床墊被,睡意甚濃的小咕子看見小棉被與小床,不由自主地爬上新闢出來的小床,倒頭睡去。

這就是小咕子身上的輪狀病毒。影響了身體,但心情看似不受影響。

有時我頗為震撼小咕子的活力,有時則覺得即使面對病苦,也該向小咕子學習純然的浪漫樂觀。

ps  此時爸爸在哪裡?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詳見:跨年夜前的兩個夜晚

列印

門諾的阿伯

作者 alinggo on .

 

20081228

在弟弟滿兩歲的前一天,弟弟在托兒所感染了這次的流行感冒住進門諾醫院。

小咕子從托兒所放學後帶他來門諾小兒科找弟弟。

門諾醫院小兒科入口,是醫院慶祝剛過的聖誕節精心擺設的耶穌紙雕像。

牽著小咕子的手,爸爸看見用紙糊的老人家耶穌,心想,這下好了。

果不其然,一看見耶穌,平時大多囂張跋扈的小咕子立刻變成心驚膽戰的「無尾熊」,「有恐無恃」地一定要爬到爸爸身上,牢牢抱住爸爸這棵大樹,緊閉著雙眼、大叫「快點快點!蒙住我的眼睛」兩人快步通過「耶穌區」,深怕被耶穌抓走似的。

我在房間聽到小咕子的尖叫聲,衝到鄰近護理站的「耶穌區」,明知故問地對小咕子說:「怕什麼啊?」

他顫抖地指著耶穌說:「那個可怕的阿伯!」

我心想,原來除了星星班的釋迦摩尼像之外,他還蠻公平的,也怕耶穌阿伯。

於是我問小咕子:是星星班的怪物可怕,還是醫院的阿伯可怕?

小咕子不假思索指著阿伯的方向,連說:「阿伯可怕。」

我說:「有多可怕?」

「兩怕」,說話時,小咕子伸出小小的手指頭,比出二的手勢。

喔,兩怕。

「那,」我忍住不笑,繼續問小咕子,

「那托兒所星星班裡頭的怪物有多可怕?」

她的手指頭改比著一,說:

「一怕。」

ps:小咕子近牧牧微微房間後,跟我們一起住院,再也不出去。直到他上吐下瀉,疑似感染了其他種感冒,才讓我們連拐帶騙回家去。請看另一篇文章:天真浪漫與輪狀病毒。

列印

星星班有怪獸

作者 alinggo on .

 

作者是 alinggo   
週五, 14 十一月 2008 21:51
小咕子花容失色,抓住托兒所老師說:
「星星班教室,有怪獸。」
 
老師不解什麼怪獸,便要小咕子帶老師去看怪獸。
小咕子帶老師走進星星班,
指著「怪獸」說:
「就是這個。」
 
啊彌陀佛,是頭上一粒一粒的釋迦摩尼佛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