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身上的味道

作者 alinggo on .

身上的味道20130724

小咕子提出一個話題,引發我們激烈的討論。

-媽媽身上有一種很香的味道。

-是沐浴乳嗎?

-不是。跟沐浴乳不一樣的香味。是我跟你睡覺的時候就可以聞到的味道。

-爸爸也那樣說過。那是什麼味道?

-香香的。每個人身上都有。

-喔?每個人?真的嗎?

-對。媽媽、爸爸、弟弟,身上都有一種香味。是不一樣的香味。

-可以形容媽媽身上的香味是什麼樣的味道嗎?

-不是沐浴乳、不是花香,是一種特別的香味。

-牧,你也覺得媽媽身上有一種特別的香味嗎?

-對。

-那是什麼味道?你能形容那是什麼味道嗎?

牧展開雙臂,衝過來緊緊地環抱住我,好幾個字黏在一起地說:

-是一種讓我上癮的香味。

列印

你說說看啊

作者 alinggo on .

 
從小,小咕子就有創造性的語詞。
 
列印

為什麼時期

作者 alinggo on .

為什麼時期
 
四歲九個月的小咕子正式進入「為什麼」時期。幾乎是從早上醒來為什麼到晚上。
 
為什麼巫師要抓走公主
翻到一頁巫師搶走公主並與王子決鬥的畫面,便問;「為什麼他(巫師)要抓走公主?」想起「小時候」媽媽教的童謠,小咕子先是唱起「星期一,猴子穿新衣」,然後,突然停下來問;「媽,為什麼星期一猴子要穿新衣?」坐在媽媽的車上,頓時想起阿媽大腿的開刀傷痕,就問;「為什麼阿媽的大腿會有疤?」...總之,白天晚上,有小咕子的地方,就充滿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精神好的時間我嘗試更為開放式的回應,比如;「對啊!為什麼呢?」精神不繼時,我也只能敷衍了事地簡單回應,像是「對啊,因為巫師也喜歡跟公主在一起當朋友啊」這類無理頭的回應法。已經算很有耐性的爸爸這兩天似乎被小咕子的為什麼時期搞得疲勞起來。關於這孩子主動發起的邏輯思考方式,我開始覺得「值得研究」,種種天外飛來的、一時無法安置的想法,她都有追問的理由。
列印

害怕人家【笑】

作者 alinggo on .

害怕人家【笑】
 
「我害怕人家笑的時候,會說『你好好笑』。我不喜歡人家笑我。」(三歲半到四歲半,小咕子)
 
 
每當大人們笑了,小咕子就哭了
小咕子總是害怕人群,尤其害怕人們的笑聲。
這使我發現笑聲多半是有所意味的。從小咕子的角度聽,笑聲時常是不懷好意的,時常是屏棄質樸無華的。大人們的笑聲總是催促著小咕子的哭聲,總之,小咕子就是聽不出笑聲裡的善意或善解。
列印

母奶寶寶的眷戀,我的眷戀

作者 alinggo on .

 
漫長的哺乳歲月即將淡出,母奶媽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寶寶即將脫離每天吃母奶的日子。
 
 
小咕子是自然離乳的,自然離乳是什麼意思,曾有人這麼問我。自然離乳對我來說,就是完全不經過阻止、勸退的歷程,由寶寶自己決定轉移對母奶的注意,自由地轉移她所關注的生活世界,到任何她希望關注的點上。
 
 
小咕子出生那天開始吃母奶,出生兩個月後,我的教學工作越來越吃重,甚至被迫每天要到上班專職,我的適應歷程與生命經驗導致寶寶過早使用奶瓶吃母奶,造成嚴重的乳頭混淆。這段時間,我經歷了生命中的暗夜幽谷,也走出更為成熟與堅毅的生命歲月。婆婆與我的關係在這段時間經歷了大考驗,那種肉身的、私密的、搏命投注的信仰與意願,使我毫無質疑自己已經打造出一個道地老實的母奶媽媽招牌。
 
 
往後,在小咕子一歲大時,小牧微出現了,十個月的孕期哺乳,疼痛、質疑、反思,以及小咕子的毫不放棄,加總起來使我們一起經歷另一段不平凡的十個月。孕期哺乳,對母親來說,是疼痛難當的,研究文獻上指出,這段時間寶寶可能因為母奶口味的改變,母奶量的減少而放棄吃奶,但是,小咕子沒有一天放棄,且一歲初頭開始牙牙學語的她每次吃完奶,便以他的不全語音說著:「謝謝、謝謝、好甲、好甲!」我相信是這樣一句可愛的話,讓我走過孕期哺乳的日子。
 
 
晚上無限暢飲
 
 
小牧牧的誕生,使小咕子大大的賺了一筆母奶。從喝母奶的表情與滿足感,她發現苦盡甘來,柳暗花明,每天快樂地與新生兒寶寶一起享用母奶的狀態,使我看見兩姊地的情感是這樣「孕育」出來的。倆人一邊吃奶,一邊撫摸對方的臉,有時一邊吃奶,一邊無意識地握握手,抓抓彼此的鼻子、撫摸母親等等。小牧牧的大方從出生就開始了,他自在自然地與姊姊分享母奶,一左一右,呢暢其流。
 
 
經歷了長達三年半的母奶時光,小咕子自然離乳,對母奶保有愛與眷戀,但看起來是毫無遺憾也無不捨地安全離乳。從三歲半到四歲半這段時間,大約一個月想到時會回來跟弟弟一起享用一次,倆人照例一起玩耍一起吃奶,有時若是主動回來吃奶則是稍出一個訊息,小咕子有可能身體不太舒服了。通常這個時候,他吃完奶,睡個覺,身體狀況也就痊愈了大半。
 
 
小牧牧則與小咕子不同。一直到兩歲半,每天晚上享用母奶的時間還是很多次。這使我難以一夜睡到天亮。最近,小牧牧即將滿三歲,我開始期待他的自然離乳。這是第一次,我跟牧牧說,不要吃呢呢了好不好。他一口說好,但是睡前小手手一定要放在圈圈上,媽媽問他為什麼,她說,因為媽媽說牧不要吃呢呢,牧就要「摸圈圈」。摸圈圈使他有一種安全感,也幫助我調整心情,這是母奶寶寶的眷戀,也是我的眷戀。我們正在開展的是,是離乳前另一階段的親密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