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更輕更清

作者 alinggo on .

答應了這件事情之後,生命變輕了。變得更輕,也變得更清了。

我覺得躍躍欲試,想縱身躍入,但也有一種踩在浪尖上的感覺,那是難以預期的大冒險。然而,危險的邊緣,卻也是脫俗自逸的起點,一種終於可以豁免於世俗邏輯的感覺。
列印

閱-天生就會跑(Born to Run)

作者 alinggo on .

-
於是,我開始了人生第一次的跑步。從享受樹林間陽光灑透樟樹綠葉開始,從紅色pu跑道開始,漸漸的,開始嚮往陰森森的樹林邊,無人的小徑。越專注地渴求寧靜,越對幽靜的林道躍躍欲試。僅管是奔跑在現實人間,心裡卻越發覺得腳底踏的,是曠野,是原始森林的邊邊。Born to Run, 這本書,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開始讀的。
--
--
---
閱-天生就會跑(Born to Run),閱讀筆記:
列印

窩窩睡樂園

作者 alinggo on .

窩窩睡樂園

眼皮漸漸沈重的時候,檸檬魚收起翅膀,緩緩降落。她知道,又睏又貪玩最好的辦法就是,為自己買一張「窩窩睡樂園入場卷」。

他從枕頭出發。

列印

月亮的故事

作者 alinggo on .

月亮的故事


前幾天有一次朋友聚會,我跟朋友們說一則關於我的成長故事。那是一張社會科的考試卷。是非題,題目是這樣的:「中秋節那天晚上的月亮是從東方出來的。」

,,,,

記憶回到小學一年級,我知道課本告訴我,太陽從東邊升起,西邊落下。當太陽在西邊要落下的時候,東方又有月亮升起來。這不是新聞,從我年紀更小還沒唸書的時候就知道了。
然而這個問題放在考試卷上,讓小小的我迷惘而困惑。想了很久,決定劃上「╳」,因為我私下以為:「月亮是『每天都』從東邊升起,絕不是只有『中秋節晚上』啊!」
當然我「答錯了」。試卷發回的時候,我充分體會到身為一個人的孤獨感。沒有人會想知道我怎麼思索的,每個人要的不過是「標準答案」罷了。沒有申訴的機 會,他們會說,不過是一題只佔兩分的「簡單的」是非題而已。可是像我們這種人,我們應該嘲笑這樣的事情!——儘管我們是多麼的無能為力啊。
從小學開始,我常常在這種思考模式上吃虧。慢慢的,經驗會教育我們什麼叫做:沒什麼,我們早就習慣了。

念研究所二年級這年,有一天,跟朋友在海邊提起一則關於「月亮一個月圓一次」的事,聽到月亮一個月「圓一次」,朋友指證我,說:「不。你錯了,」他振振有詞的告訴我:「月亮一個月圓兩次,初一一次,十五一次。」
「不對不對,」怎麼可能我連這個也會記錯?我辯解道:「每個月我媽媽會拜拜兩次,我在這樣環境長大,我怎麼會不知到一個月月圓幾次呢?我每天看月亮,怎 麼會不知到一個月月圓幾次呢?你看!今天農曆十五,月圓。」我指著海上天邊的圓月,繼續說:「月亮會慢慢變成月虧,到月底,你會發現幾乎看不到月亮。初一 以後,月亮會慢慢再胖起來,直到十五月圓,事實上,十六的月亮比十五還更圓..」
我說的口沫橫飛,他卻笑起我來。
「我確定!」他還是堅持一個月月圓兩次。「一個月月圓兩次。」
「我不可能再出錯的。」關於月亮,我受的委屈還不夠嗎?我說:「你沒聽過月圓月缺嗎?月亮如果初一十五各月圓一次,好了,我問你:『月缺是初幾?』」
他沈默不語。
沈默是因為他覺得我「不可理喻」,因為我說,一個月只有月圓一次。好了,這場海邊爭辯月亮的故事也暫告結束。兩個人都好堅持,都說:「不信你每天看看月亮不就知道了!」
然後是前天的聚會,我淡淡的說著關於月亮的故事,很多人都不關心月亮了。這是第二次,我把多年前試卷紙上的「是非」題事件告訴我的朋友們。我說:「題目 是:『中秋節那天晚上的月亮是從東方出來的。』那年是小學一年級第二次月考,其他題目我一下子就寫完了,獨獨這題我想了很久,後來我決定在括弧裡面劃上 『╳』,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一個念台大哲研所三年級的朋友小P一聽,即刻回答我:「『╳』啊!」莫非因為他念哲學,或許他更能體會我的心 思?!我雖將信將疑,但微微有一股欣喜的感覺,開始一廂情願預期他的會心會意。一邊還笑自己的居心,難道想替小學一年級的自己尋覓一個知音嗎?!迫不及待 地,我問他:「為什麼!你知道為什麼嗎?!」此時眾人都說,錯了,錯了,但是我只對這個人感興趣,雖然我們今天才認識,他叫小P,
正在寫碩士 論文準備畢業,喔!我只想聽見他的聲音!我願意,多願意知道究竟他是怎麼想的啊!像我們這種人啊..唾棄「標準」思考方式的人啊——我的表情或許顯出了過 分的期待與善意,情緒有點要激動起來的意思,等待他宣佈他思考過程的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小學一年級,那個小小的我,從十八年前的歷史時間裡面被我喚起, 碰碰跳跳跑了過來,和我,二十五歲的身軀與心智,啊!我與我,以及眼前這個人,「我們」準備向「我們」這種人至上我遲到多年的敬意。
「因為..」接著「我們」聽見小P緩緩的解釋道:「因為中秋節那天晚上,」他吞了吞口水,「月亮是從..『西邊』升出來的啊!」

1996-7
列印

朋 友

作者 alinggo on .

朋 友

從前有一群朋友,一夥人在一起,只知道在一起,

從來也沒去想春夏秋冬。

後來又有一群朋友,一夥人在一起,只自覺沈浸

在無盡的春夏秋冬裡,竟不知道曾同在一起。

而今,一切都過去了。

現在,春夏秋冬還在一起,朋友,朋友卻都

風流雲散了。



雪菱 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