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記得讓夢想長大

作者 alinggo on .

〈記得讓夢想長大〉文:alinggo

寫給cf101親愛的同學們:

研究室的音響播放了一整個下午的kenny G,我卻突然想起我們能當導師導生其實真是一場意外,這關係會維持多久其實很難說,有些心情,就讓我跟大家分享吧。

想要擁有知識,並不很難,只要願意持續的投入時間去探索與累積;想要擁有權力,也可能不是太艱難,只要願意學習,也願意朝著你要的軌道進行努力,有興趣的話,抓住那些機會,再步步累積,若能力用在對的方向,總能有些機會與運氣發揮所長。但這些都不是我所在乎的。我所在乎的是,二十歲上下的你,是否擁有夢想。

夢想何其高貴,卻無法贈與

期末的時候,許多人來研究室找我。問的多半是未來生涯的規劃。很多人想知道成功的軌跡在哪裡,如何提升就業率或考取更多有用的證照。關於這些,往後慢慢都有時間細談。此刻,現在,在你們大一上學期剛剛結束的時候,我想悄悄問的是:你是否有夢想?

未來有一天,你會開始知道如何擷取並掌握自己要的知識;未來終有一天,你會慢慢瞭解什麼是你欣賞並希望應用的權力,但是,我多麼願意企盼,未來那一天,當你擁有許多知識與權力的時候,在你的心中,依然有夢。

最近,我受邀去當一個演講者。那場演講時間還真長,我必須一口氣帶六個小時。對象是已退休的高階主管、創業者與軍公教人員。當時我打破上對下演講的形式,透過劇場互動的方式來帶領他們演出自己的人生戲碼。

在場每一位都擁有高學歷、多證照,無論男女,他們也都是擁有高退休金的中產階級。年齡從四十六歲到八十六歲不等,其中幾位退休的前輩,甚至已在第三份事業中退休並已累積了三份退休金。他們或有身體病痛,但各個看來身強體壯,兒女多已成家立業。在我的工作坊中,他們依照興趣被分成幾組,我分別帶領他們思考退休生涯的美好與困境。那天,有一組的故事,令我印象深刻,久久難以忘懷。

這組前輩戲稱自己組名叫做「退休金多到不知道怎麼花」組。全組約十人,他們共同演出一個停格的鏡像畫面是,每個人伸出雙手,臉部迎向前方,眼光停在每個人額頭上方三公尺處。演出時,他們異口同聲,發出一句簡單的台詞,這簡單的句型,卻震得我恍然。他們說的是:「生命是什麼?快樂是什麼?夢想是什麼?」

爾後帶領的論壇劇中,幾位同學詮釋著這齣戲。一位約莫六十歲的前輩說:忙了一輩子,工作一個接著一個,但是,真正退休的時候,卻不知道要怎麼經營自己喜歡的生活。另一位約末五十多歲的男士接著說:年輕時好像就沒有什麼夢想,也沒有什麼才華才藝;後來變成沒有時間有夢想,每天為了工作賺錢與家庭奔忙;現在退休了,年紀已經大了,更難從頭再去問自己這個問題。這位前輩擁有自己的公司與廠房,妻兒子女都住在歐美,他雖已退休,但在員工的請託下,依然無為而治,以維持工廠的營運與員工的生計。他的語氣不卑不亢,卻有一種淡淡的迷惘。他說:「我真很想知道,快樂是什麼?」

我感覺到,前輩的問句裡頭有一種自我解嘲,一種釋然,一種羞怯的探問,以及更多的自我提問。這與二十歲,剛準備思考怎麼為自己活著的你們的提問形成一種有意義的對照。兩兩對照後,我發現,擁有夢想竟能綿延著幸福。而前輩的問句,也閃爍著某些人用他們的生命厚度為我們寫下的理解:如果金錢能使人幸福,世界上就不會有這麼多空虛的有錢人了。三十年,或四十年以後,你們也到了「退休之年」,我祈願那時候的你可以滿心歡喜的面對當時的自己。但如何可能抵達這樣的「彼岸」呢?不就是「從現在開始」嗎?大學一年級,多麼奢侈的黃金歲月。夢想何其高貴,卻無法被別人贈與。如果你依然還找不到自己的夢想,也請你仔細品味傾聽自己夢想孵化的聲響,並慢慢明晰自己夢想的溫度、形狀與色澤。如果,如果你已經有了夢想,那麼,已經有許多人非常羨慕你了,請用心地為夢想「打地基」,讓你的夢想有個深根落腳處;如果你才剛要開始孵化你的夢,那麼恭喜你,你的人生,終將能夠在「你給自己的愛當中」獲得滋養。

還有,別忘了,要當自己夢想的主人,而且,記得~讓夢想長大。坐困愁城絕對不是好辦法,你得走出去,學習、受挫、再學習、再受挫...。你的時間在哪裡,成就就會在哪裡。親愛的cf101,李安的一篇短文〈關於夢想〉,我附在後文跟大家分享。

願大家寒假快樂。


alinggo李雪菱2013.1.18

---------------------------------------------

關於李安‧關於夢想 文/李安

1978年,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父親十分反感,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在美國百老匯,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當時我一意孤行,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父親和我的關係從此惡化,近二十年間和我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

但是,等我幾年後從電影學院畢業,我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苦心所在。在美國電影界,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華人要想混出名堂來,談何容易。從1983年起,我經過了六年的漫長而無望的等待,大多數時候都是幫劇組看看器材、做點剪輯助理、劇務之類的雜事。最痛苦的經歷是,曾經拿著一個劇本,兩個星期跑了三十多家公司,一次次面對別人的白眼和拒絕。

那時候,我已經將近三十歲了。古人說:三十而立。而我連自己的生活都還沒法自立,怎麼辦?繼續等待,還是就此放棄心中的電影夢?幸好。我的妻子給了我最及時的鼓勵。

妻子是我的大學同學,但她是學生物學的,畢業後在當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藥物研究員,薪水少得可憐。那時候我們已經有了大兒子李涵,為了緩解內心的愧疚,我每天除了在家裡讀書、看電影、寫劇本外,還包攬了所有家務,負責買菜做飯帶孩子,將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還記得那時候,每天傍晚做完晚飯後,我就和兒子坐在門口,一邊講故事給他聽,一邊等待「英勇的獵人媽媽帶著獵物(生活費)回家」。

這樣的生活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很傷自尊心的。有段時間,岳父母讓妻子給我一筆錢,讓我拿去開個中餐館,也好養家糊口,但好強的妻子拒絕了,把錢還給了老人家。我知道了這件事後,輾轉反側想了好幾個晚上,終於下定決心:也許這輩子電影夢都離我太遠了,還是面對現實吧。

後來,我去了社區大學,看了半天,最後心酸地報了一門電腦課。在那個生活壓倒一切的年代裡,似乎只有電腦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讓我有一技之長了。那幾天我一直委靡不振,妻子很快就發現了我的反常,細心的她發現了我包裡的課程表。那晚,她一宿沒和我說話。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她快上車了,突然,她站在臺階下轉過身來,一字一句地告訴我:「安,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

那一刻,我心裡像突然起了一陣風,那些快要淹沒在庸碌生活裡的夢想,像那個早上的陽光,一直射進心底。妻子上車走了,我拿出包裡的課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丟進了門口的垃圾桶。

後來,我的劇本得到基金會的贊助,我開始自己拿起了攝像機,再到後來,一些電影開始在國際上獲獎。這個時候,妻
子重提舊事,她才告訴我:"我一直就相信,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學電腦的人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你要想拿到奧斯卡的小金人,就一定要保證心裡有夢想。"

如今,我終於拿到了小金人。我覺得自己的忍耐、妻子的付出終於得到了回報,同時也讓我更加堅定,一定要在電影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因為,我心裡永遠有一個關於電影的夢。

出處:《讀者》